01 02

怎么样在后风口年代维持优势?看花椒直播、流利说这部分正中风口的企业如何说

时间:2020-11-24 00:49 浏览量:

注:本文出处十二月15-十六日第十届创业黑马年会上,流利说开创者兼CEO王翌、花椒直播副总裁于丹与量化派开创者兼CEO周灏的主题圆桌对话:《后风口年代》。创客猫受邀作为大会合作媒体到场进行图文直播及报道。

现场报道:蒙娜

编辑:番茄

出处:创客猫

在圆桌对话中,三位创业人士探讨了“怎么样在后风口年代维持优势?”与推荐了他们在所谓的风口范围里面创业时是怎么样应对随之而来的各种问题和焦虑的情绪。

针对怎么样在后风口年代维持优势的问题,总的来讲有四个要素:第一是策略的提前布局;第二是云数据的积累;第三是回归到行业本质做好商品,并且在这个基础上积累团队;最后,能否植根于传统产业的精髓和本质,关注顾客做好商品,才是不管风来、风走、风大、风小,都可以立于所谓的不败之地的重要所在。

谈及创业时所面临的焦虑情绪,三位嘉宾都表示,既然选择了创业,那样没焦虑的情绪是不可能的。而当你前面有困难的时候,那样可以将眼光稍微放长远一点,只须坚持做你觉得是正确的事情、有价值的事情最后都会被市场合认可。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

忘掉风口,回归行业的本质

主持人:

网络教育、直播、在线英语和网络金融云数据是四大风口。目前有个新词叫“后风口年代”,我想问三位嘉宾,在各自所谓的风口范围里面,大伙胜者为王打拼到目前,又有非常多巨头进入,活下来的决定性原因到底是什么,面对着下半场的比赛,要想继续站立下去,并且获得成绩,重要要点是什么?

周灏:

我感觉从风口到后风口年代,最重要的是网络能叫你在风口年代飞得非常高。但首要条件是你要对行业本身有足够的理解,对行业要提早布局,如此你在后风口的年代才能把握潮水退去将来的优势地位。

王翌:

我的怎么看是你就不要想风口的事情,忘掉风口。大家是2012年九月创业的,那个时候别说网络教育不是个风口,人工智能更不是风口,当时非常多朋友问我,你为何还要去做一个教育的APP?我说你得心中有佛,心中有佛和心中无佛念出来的经是不同的,其他人感觉你只是个APP,但是我感觉这个APP背后就是个数据采集器,大家采集了全世界最大的中国人说英语的语音数据库,然后大家一步步来走,大家看了解了将来光靠人来解决教学的问题,这里面有巨大的瓶颈。

流利说开创者兼CEO王翌

所以大家说是否可以把最牛的这群老师的智慧给提炼出来商品化,然后引擎在里面驱动。这个事情到了2014年下半年,忽然有人说网络教育的风口来了,你们仿佛在里面,我说是的,不过大家已经做了快三年了;到了2020年、2020年大伙说人工智能风口又来了,大家说对,大家已经做了五年了。

其实这种时候,可以看得稍微远一点,以不变应万变是最好的。

于丹:

我非常赞同王总的说法,不要去看风口,真的是如此,由于大家目前做的范围是网络视频范围,大家一直相信视频是整个网络新的方向,是网络一种新的表达方法,伴随技术和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进步,其实花椒在最开始做的时候,大概两年半之前,也就是一小群技术员基于对于海外有如此非常酷的技术的追求而开始做的。

所以我感觉假如你的商品要想从技术上追求并给它达成出来,再到最后存活下来,非常重要的是你的商品必须要满足用户的核心需要,必须要在用户的某一方面需要给他满足。

另一方面,对于创业公司来讲,是不是拥有一个核心的创业团队,这个团队能否敏锐地看到用户的需要,并且可以把它不折不扣地实行下去,是商品能否走得更远的另一个缘由。所以对花椒来讲,用户的需要和不折不扣的团队可能是使大家可以走到目前的一个最大的缘由。

无焦虑不创业

主持人:

2020年大伙遇到最大的困难和迷茫是什么?如何解决的?

于丹:

我想说创业维艰或者是无焦虑不创业,你在选择一个创业企业的时候,一定是随着着各种各样的焦虑,由于天天都会有非常多的事情出现,有些你可以非常自如地解决,有些真的很地棘手,这时你不焦虑是不可能的,我最初创业的时候就特别地不淡定。

花椒直播副总裁于丹

我后来对这种焦虑包括重压的理解是,就像孩子在他长大长高的过程中会有成长的痛苦,常常会告诉我母亲,我的肚子疼、背疼,后来问了一下大夫,大夫说是正常的成长痛,用它来理解大家创业过程中所面临的困难和焦虑的情绪其实是一样的。

王翌:

2020年大家公司整体进步还挺好的,当然前两年在市场上会沉寂一些,由于大伙不知晓大家在做啥,大家用两年时间憋了个大招出来,目前回头看2020年我花的时间最多的还是在团队升级上,大家的人数长得比较快,有非常多的非主流的同学,带了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团队了,我会发现你跑得快的时候,生意非常不错,但是团队非常有可能跟不上,其实在这时大家要足够地看重这个问题。

一方面去赋能,另一方面也要给他足够的支持。这部分方面大家遇到一些小坑,目前在逐步地往外爬或者是逐步地爬出来,我感觉这方面需要跟大伙共勉一下,那就是哼着小曲往前冲的时候,非常有可能是摔跤的时候。

主持人:

今年年初到目前这个团队从多少人到多少人了?

王翌:

大家年初的时候大概一两百人,目前已经有大几百人了,团队的人数还是增长的挺快的。另外我想跟大伙共勉一下,一个公司不可能永远都是这个斜率往上走,这个不叫做公司,每一个公司都有先蓄力一段时间,往上走一走,回头再蓄力的时候,这个非常正常,可能有些公司2020年是在蓄力,有些公司是在爆发,这都没关系,重要就两点:

第一,开创者,假如你有联合开创者,我恭喜你,这个尤为重要,你们几个兄弟姐妹可以在一块打开心扉,这点尤为重要,假如没就加入黑马会,有一个圈子、有一个微信群或者是几个微信群,大伙在一块,这个是尤为重要的。

第二,当你前面有困难的时候,可以将眼光稍微放长远一点,只须兜里有粮,眼光放长远,假如你做的是正确的事情、有价值的事情我相信最后都会被市场合认可。

周灏:

我不知晓我这个人算幸运还是不幸运,我刚工作的时候就经历了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我回国的时候在一个电子商务公司待过一年,电子商务的那几年正好是大洗牌的时候,目前我做金融,这四年波澜壮阔真是生活之幸,但是总的看来,将网络、金融这个历史翻出来看,我觉得在最艰难的时候反而是真的的崛起。

量化派开创者兼CEO周灏

我最焦虑的时候是2020年底到2020年,当这个行业进步特别好的时候,不管什么行业的人都想来做金融的时候,其实是我最焦虑的时候。当时不管游戏公司也好,非常多公司都杀到金融里面来。目前我感觉尘埃开始慢慢落地之后,反而是机会出来的时候。

主持人:

大伙都说直播风口过了将来,网红主播就不挣钱了,原来一个网红主播年收入几千万,甚至几位数,目前仿佛平台流量在被分散,职员也在流失,网红主播不挣钱了,那样花椒有没如此的挑战和问题?

于丹:

2020年花椒干了几件事情:

第一,除去直播以外,大家发现视频,尤其是直播形式的视频是网络的一种新的语言表达方法,所以大家做了视频交友、视频社交、短视频。其实你会发现,直播和短视频的人群有一个非常大的重合,这部分达人基本上是同一波人,大家天然已经聚集了这批达人,所以大家在短视频上可以说会比其他人走得更有基础。

至于说,网红主播的收入问题,我感觉还是靠数据来讲话。我这里也做一下广告,大家18号和北京电视台一块儿做花椒之夜如此一个晚会,上面有非常多的数据发布,大伙可以看看,其实这一年来,大家所谓的互联网红人、网红主播们,他们在花椒上的成长,当然不只在大家花椒上,在视频风口下的成长。

有时大家在PR报道的同时也要冷静的看一下真实的数据。

主持人:

您感觉以后流利说的AI老师,或者说自动的教学,以后能干掉像VIPKID如此的教育公司吗?

王翌:

我感觉非常多的行业是几股浪潮叠加的一个近况,而且看过《奇点临近》这本书的人都了解人类社会是一辆不断加速的列车,我感觉存在即合理。有些东西市场上有人买单,有人想同意,是一个挺好的事情,满足了一部分用户的需要,大家公司就是一帮技术男最先做出来的,大家在看到有些用户有学英文的需要,没方法得到满足的时候,我就在想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结果我发如今天教育培训行业的问题,例如价钱高、效率低,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等非常多问题的根源只有一个,那就是优质老师的供给不足。这个问题短期内没方法解决,任何一个行业资金投入、创业、老师、律师等,可以说所有些行业人一多就呈正态分布,所有人都期望花比较少的价钱去让头部的1%、5%的人给你服务。

关于以后流利说的模式有多大的概率干掉VIPKID如此真人教学的老师,我觉得这是一个历史进步的轴,一定是历史发展的动向,像是大家是站在了下一个地方在做事儿。

以上,创客猫现场报道,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出售
本站

扫一扫出售本站

出售本站

返回
顶部